成立反欺凌聯盟💪

昨天我們很高興和護協主席李國麟議員及護協的理事朋友們,並劉凱文(香港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協會幹事)聚首一堂,商議如何推動醫管局去建立一個公平職場。我們將會做的工作包括進行問卷調查,工作坊和講座以收集同事對職場欺凌的意見,並會撰寫一份建議書要求醫管局進行人事管理制度上的改革。 你的支持對我們極為重要!如果你對此有任何意見,請留言給我們的信箱。📬 為醫護同事,為病人,在醫院中構建一個公平職場!✨🌟🌈

就2019年8月14日紅衫人滋擾瑪嘉烈醫院之聲明

醫院管理局行政總裁高拔陞醫生鈞鑒: 
我會今天 (八月十四日) 中午收到瑪嘉烈醫院同事求助,於醫院傳染病中心外,有多名身穿印有「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之紅衣人,四處挑釁路過之醫護人員,並以粗言穢語辱罵、恐嚇、侮辱、騷擾及包圍職員,其後更企圖衝入醫院。

紅衣人行為威脅醫護人員人身安全、影響醫院運作、阻塞醫院主要通道、妨礙病人出入及救援工作,我會予以強烈譴責。

根據香港法例第113A章《醫院管理局附例》的第7(1)(c)及7(1)(d)條,任何人不得在醫院內使用可能令他人厭惡或煩擾的言語(例如用粗言污穢語辱罵本局職員)或作出不雅或影響秩序的行為(例如向本局職員施襲、叫囂引致嚴重妨礙醫院運作或作出暴力行為)。任何人違反第7(1)(c)或7(1)(d)條,即屬犯罪,首次定罪可處罰款1,000元,再度定罪則可處罰款2,000元及監禁一個月。

我們要求醫院管理局必須確保院內工作環境安全,醫護人員及病人免受騷擾,並要求警方將擾亂秩序的紅衣人繩之於法。

前線醫護一向緊守崗位,秉持中立及專業精神,一視同仁,盡力救援。因應近日社會情況,同事們的工作已十分忙碌。與此同時,更受到不明人士的粗暴騷擾,工作壓力之大實在難以想像。希望局方嚴正處理,盡快公開回應我們的訴求。敬候

台安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
前線醫生聯盟
醫院管理局職工總會
香港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協會

二〇一九年八月十四日

醫院管理局職工總會公告 8月5日醫護人員黑衣黑口罩,聲援全港大罷工,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

2019年8月5日我們認同全港大罷工,因為香港的自由、人權、法治、制度公義等正受到政府當局所破壞。7月21日元朗恐怖襲擊,兇徒毫無廉恥地殘害市民,背後更可能涉及警黑勾結,警察凟職;但政府拒絕成立獨立調查會,說明有人企圖掩埋真相。

但是,我們是醫護人員,必須堅守崗位不能罷工;醫院永遠為市民而開不會落閘,在公眾危難時我們更要與市民同行。

雖然不能罷工,本會呼籲各位同事在8月5日穿上黑衣及戴上黑色口罩,以表態支持全港大罷工及要求政府立即回應巿民的五大訴求。

我們會在廣華醫院、伊利沙伯醫院,黃大仙醫院和聖母醫院,在早上返工前於醫院門口派發黑色口罩給各位同事。同事亦可自備黑口罩在那日帶上,表態支持﹗

<工會公告>


<工會公告>
本會兩名代表當選了員工協商會
文職組別 E2(2) 鍾麗玲女士 Angel Chung 得票 1155
文職組別 E1(1) 朱孟聰先生 Arnold Chu 得票 840
兩位都是組別中得票最高,本會十分多謝大家支持﹗﹗
我們鼓勵各同事經本會向局方表達訴求,要求公平待遇。並且加入本會會員,壯大力量去 <反欺凌、要公平>💪💪💪💪💪💪💪💪

房間裏的大象 — 醫管局的欺凌文化如何殺人於無形

刊於立場新聞 8/7/2019    【文:醫院管理局職工總會】

醫管局長期以來人事管理混亂,管理層擁有絕對權力,可以隨意欺凌打壓一些不順其意的下屬而不受約束。即使下屬敢於申訴,在醫管局現行機制下亦只是官官相衛、互相偏袒,故意漠視事實、隱瞞淡化及拖延處理,受欺凌員工往往難於取回公道,鬱結難平,士氣低落,流失率持續增加,嚴重影響病人服務質素,令本來已經人手緊絀的醫療系統更趨嚴峻。此外,一旦發生醫療事故,前線同事通常被拿來祭旗,身心受創之餘還要賠上自己的前途。

工會每年均收到大量有關醫管局員工遭上司欺凌針對的求助個案,求助者來自醫管局七個聯網的各個職級,包括醫生、護士、專職醫療如物理治療師和視光師、文職人員、支援人員如病人服務助理和基層工人甚至初級管理人員等。他們的求助個案種類繁多,包括工作和假期分配嚴重不均、升職、調職和培訓沒有公正準則、用人唯親、年度工作評核被上司惡意調低評級,以致影響加薪和轉常額合約的機會、粗口語言暴力、因工傷或懷孕而遭岐視、在每日工作上找同事微少錯處再無限放大藉此懲處同事,任意辱罵,甚至運用上司的權力發動多名下屬去圍攻抹黑一位同事,更甚的個案是命令下屬揭廁板等等,惡行實在罄竹難書。 

本會在了解投訴個案的情況後,會代表員工向局方管理層提出書面投訴、協助員工和其上司調停化解、向人事部跟進處理進度以及協助員工提出上訴、陪同員工出席投訴會議等等。雖然醫管局已制訂指引,當員工感到不滿或被不公平對待時,可以按相關指引作出投訴,上訴及再上訴;但本會從過往協助及跟進眾多投訴的過程中,發覺醫管局處理投訴時,無論在制度、執行和監管上都充滿漏洞,嚴重缺乏獨立性、透明度和問責精神,機制形同虛設。現列明重點如下:

1. 處理投訴小組本身缺乏獨立性,自己人查自己人

  • 第一層的投訴多數由所屬聯網的人事部處理,其角色是調查者而裁決者則是醫院院長。但人事部職員和醫院院長與有關部門的管理層往往有緊密的合作關係,彼此熟悉,因此容易造成(事實亦證明)偏袒管理層的情況。而且指引列明調查方式由處理投訴者自行決定,這是欠缺透明度。
  • 第二層的上訴由醫院管治委員會處理。但這個委員會是否召開,仍然是由該醫院院長或聯網人事部主管決定是否合適。而局方指引並沒列明所謂合適的準則,因此可以說是一人決定,沒有制衡。即使召開了醫院管治委員會,也是由該聯網的人事部參與統籌,何來獨立性?
  • 第三層(終極上訴)職員上訴委員會的組成、處理上訴的方式並沒有在人事部的投訴指引內列明,如何確保獨立公正?而經本會協助的眾多個案中直至最近期才有一二宗因有強烈證據才被接納(間接證明第一、二層投訴處理不公,就算有實質證據都無法取回公道)和展開調查,本會將密切留意個案的進展,看看這職員上訴委員會是虛設還是有實際作用。

2. 處理投訴執行不公,違反局方指引

  • 局方指引列明,處理投訴的人員或小組需要通知投訴者有關小組的組成、處理投訴大約需時多久,而且員工可以邀請一位同事出席投訴會議。但我們跟進的個案當中,聯網人事部往往沒有按指引執行,有些個案連投訴會議都沒有召開,甚至由員工投訴到收到調查結果,人事部都沒有對該員工作任何詢問,只聽管理層一方之詞而草草結案,而結果往往是溝通問題,令人氣憤。
  • 即使有召開投訴會議,有時亦沒有預先通知及沒有提醒員工可以邀請另一位同事出席,員工在沒有準備下突然被召見,還要一個人面對幾個管理層人員(有員工透露她曾要面對 6 位管理層人員),有些員工批評情況好像是在審犯,讓員工感到巨大壓力、無奈和不公。
  • 局方處理投訴極為緩慢。指引列明個案需盡快適時完成處理,也訂立了以三個月為合適時間。但工會處理的個案當中一般需時遠超過三個月,如上訴至第二層醫院管治委員會甚至要一至兩年時間。這不單違反指引上的承諾,更令員工長期背負著投訴個案未能解決的壓力上班,令員工感到沮喪失望。本會有合理懷疑局方採取拖延淡化的方法處理投訴,讓員工自己放棄跟進。

3. 投訴欠缺監管制衡

  • 根據局方指引,在人事部完成調查後,他們會將調查報告和建議送呈該部門管理層,由管理層負責作出該項投訴的結論。這做法十分荒謬、沒有監管及違反邏輯;因為大多數的投訴個案是員工投訴遭上司欺凌,上司往往是管理層。由管理層自行作出結論,他們會自己罰自己嗎?

歸根究底,政府下放行政權力給醫管局,但沒有詳細考慮如何制衡醫管局管理層坐大,亦欠缺一些獨立組織如工會、立法會和業外人士的監管,令濫權不公的情況在各聯網快速形成,逐漸失控。曾有員工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上司所作所為危害病人生命安全,但不被接納,原因是公署員工不具備醫學專業知識,而有關上司下屬等問題屬勞資糾紛,他們亦無權處理;亦有個案曾向食物及衛生局長上訴,但個案最終被發還醫管局管理層跟進,又可以自己人查自己人了。如上所述,醫管局管理層就更加可以肆無忌憚地踐踏員工而無需負責後果。很多員工慨嘆只要爬上高位,就可橫行。

有關工作欺凌長久有之,牽涉者眾,各大傳媒亦曾廣泛報導,引起了社會的關注。工會收到醫管局員工因工作間欺凌的求助個案越來越多,一些員工更受精神困擾,引起情緒病甚至有自殺念頭,這是文明社會所不容許的!我們曾就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林老師於 2019 年 3 月 6 日懷疑因職場欺凌而自殺表達關切及痛心;根據新聞報導的統計,過去 10 年平均每年有一名醫管局員工因工作問題而輕生,這是相當可怕的事實。林老師的離開,說明職場欺凌在各行各業都存在,而醫管局作為全港最大的僱主,管理七萬多名員工,為全港市民提供醫療服務,對於工作間欺凌問題必須正視,刻不容緩。

本會嚴正聲明醫院管理局必須提倡及鼓勵和諧公平的工作環境,讓每一位同事不論職位高低都免受針對欺凌,可以盡心為病人服務。本會要求局方全面檢討現行投訴機制的漏洞、執行上的不足,聽取各方同事和組織的意見,作出全面的改善,尤其是在投訴機制內引入工會代表權,讓員工可以請工會代表陪同出席調查會議。另外,本會一直向局方要求訂立反欺凌政策,清楚列明工作間欺凌的定義和例子,將工作間欺凌列為違反紀律操守,由獨立調查委員會處理,並訂立懲處機制,一改以往管理層不會受罰的不公情況。此兩項政策一旦落實,欺凌個案將會大大減少,造福員工及普羅市民。